image
image
首頁 | 文藻首頁 | 網站地圖
分類清單
 

陳安琪修女 Sr. Angela Chen , o.s.u

 

 
 
image
image

 

 

 

 

 

 

 

 

 

1

 

 

 

1979年,陳安琪修女時任文藻校長   

   

1979年,陳安琪修女時任文藻校長

 

  陳安琪修女是上海人,讀了不同的七所中學、六所大學,求學過程以及不同凡響的經歷造就了修女凡事看的很開、很強的適應力,雖然也許有人會說修女做事馬虎、沒原則,但修女說當一個人什麼樣不可能、令人無法想像的事都經歷過了的時候,很多事情真的就不會看得太嚴重。修女說生活在不同的時代,因著時間空間背景的不同,過去很多事情發生的時候,以現在的眼光來看可能非常不合情理,也非常愚昧,甚至會造成許多遺憾與痛苦,但是這是處在當時時空背景文化因素之下的遭遇,世代終有不同演變,可以將過去的重擔放下,不必太在意。並學習以寬容體諒的心在管教學生時,寬容體諒學生成長時的軟弱,有時真的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修女分享自己的一生種種經歷,皆是天主其妙的安排。不管是去美國留學前至台灣觀光時,被誤認為共產黨間諜,而經歷生死交關的三天牢獄之災,還是成為修女時嚴格的要求與試煉,連在咫尺之隔的親人要相見或探視生病的家人也不能,當時的痛苦,只能化為祈禱,並經歷天主信實的承諾與祝福。

  從上學經過被日本人佔領的公共租界要鞠躬,後搬至法租界一個月就被迫遷至重慶,在基督教學校就讀,南開初中畢業,高中勝利回上海,唸完中學又遇解放,考上輔大化學系後去香港,香港唯一中文大學又需重考,又在香港美國學校再唸中學,修女說這樣的經歷使他把握任何學習的機會,若有任何機會就學習。生在南京,長在上海,去重慶香港美國,有美國護照,最後待得最久的地方,服務最久的地方是在台灣。有誰敢說修女不是台灣人。

  修女的父親是基督徒,母親是佛教徒。當時接受毛神父推薦考取天主教大學獎學金至美國求學,期間不管是開學三天的避靜、學校修女的言教身教影響,使得安琪修女在大四時已想入會。在預備受洗為天主教徒上道理課的過程中,認真的安琪修女因神父未準時及不經意,原想放棄受洗,然經學校修女的開導,安琪修女學到不要因為人的緣故,把罪歸到天主。安琪修女也曾在一次彌撒中因著感受到自己的不配,跑到玉米田中哭喊不知所措,並急著想找學校修女,然而學校的修女拖延很久才願意見修女並問修女:你找我要做什麼? 若有任何事情,第一個要去找的人應是主耶穌基督,人遇到問題或困難愈是需要主的恩寵。

  安琪修女也分享因是學科學的人,常聽人說科學與信仰是互相衝突的,修女說一點衝突都沒有。修女介紹我們看一系列書:天主真妙、世界真妙、人真妙。在修女的世界裡,萬物萬事皆妙,皆可看到天主的化工在其中。例如有一次在禮堂下看螞蟻,覺得螞蟻怎麼這麼忙,但又這麼團結合作,真妙。為預備至花蓮教書,原已研究所畢業的修女花了兩個暑假又一年的時間修讀大學及研究所所有生物的課程,在解剖各種生物的過程中,修女發現所有的高等動物都有一樣的器官,真妙。修女建議我們可以在大自然中去默想天主所創造萬物的美好,萬物皆可用,只要我們定睛在其中的美好。例如聖誕節時,因緣際會修女買了小花及卡片送給聚會的學員,在觀賞有生命的小花的過程中,一定可見到天主奇妙的創造。

 



轉載自:聖吳甦樂羅馬聯合會中華省會

 
 
gotop